这是我们的视频的记录,直到今天。

第1部分2019年8月26日记录

  1. 我是Essential Guide to Mortgage Law in Australia的作者。
  2. 这本书是第二版,被法官们引用过很多次。
  3. 我是Avoiding Mortgage Fraud in Australia的作者。
  4. 我同时也精通公司法。
  5. 那些关于集资募款的法律。
  6. 在2008年City Pacific破产了。
  7. 这是一个在黄金海岸管理着10亿澳元资金的贷款计划。
  8. 我在其八年的诉讼中代理董事会。
  9. City Pacific其中之一的财产是Paradise Waters Resort, Ralan Ruby项目所在处。
  10. 2012年一个叫Ralan的公司联系了我。
  11. 他们联系我是因为我懂得如何合法地向公众集资。
  12. Ralan 的所用者希望我就如何设立一个投资管理计划提供建议。虽然我当时也在和William ODwyer谈,但我的客户是Ralan。
  13. 我在他位于Chatswood Chase大厦顶层的办公室会见了他。
  14. 我之前从来没有见过他,但我听说过Ralan。我知道Ralan之前在North Shore做过很多建设项目。
  15. 我问他有关公司的一切信息,以及Ralan未来想做什么。
  16. 他告诉我他从英国移民来的澳洲。他是盎格鲁-爱尔兰人。在他刚来的时候,他口袋里只有三周的房租,他得到一个项目营销的工作。
  17. 这意味者他要去向投资者推销那些还没被建成的房子。
  18. 他在销售方面非常有天赋,并且积累起了很多中国客户。
  19. 最终他设立了现在这家叫做Ralan的公司。这个公司也是从事项目营销。
  20. 2008年他告诉St George银行,他对他所销售的房产的质量非常失望,银行鼓励他说,他应该自己建房产。
  21. 第一个Ralan的项目是在Wahroonga的快速路旁,Abbotsleigh中学的对面,有67个单元。
  22. 建筑商是Steve Nolan Constructions。St George银行推荐了Steve Nolan。Steve Nolan 曾是一家混凝土建筑公司的经理。
  23. 所有Ralan的楼都是Steve Nolan Constructions建造的。
  24. 在那时他告诉我他在CBA有2亿5000万澳元的信用额度。与此同时他还从Westpac, NAB, ANZ 和St George接了钱或者曾经借过钱。
  25. 我问他,他怎么负担得起同时建造这么多项目的。他说他使用了一个叫Wingate的夹层投资人。
  26. 我应该解释一下什么是夹层投资人。通常有两种人会为建设项目提供资金。一个是所有者,一个是银行。有时候所有者自己的钱不够的时候,他会运用次级房产抵押再额外借一些钱。这些抵押是处在中间层的,所以叫做夹层融资,中间融资。
  27. 这是一件非常冒险的事情。如果你依靠次级抵押出借,一旦事有不妙,你会损失一大笔资本。
  28. 比方说,在2008年,所有我接触的夹层投资人他们都损失了所有借出去的钱。
  29. 原因是预售落空了,那些预定了房子的人没办法在项目完成时付清余款。
  30. 这些落空的预售造成了银行给开发商的按揭贷款的违约。银行收取的高息违约金蚕食了开发商和夹层投资人的利润。
  31. 我想我再三强调了,一旦工程有事夹层投资人将血本无归的事情。
  32. 我对William O’Dwyer说,Wingate非常勇敢,敢借钱给他的四个独立的项目,特别是Ralan所有的项目都使用一个建筑商。
  33. 我对William O’Dwyer说这是非常危险的,如果Steve Nolan破产,紧跟着的就是Ralan。所以最好有4个不同的建筑商。
  34. William O’Dwyer说:“银行一直对我这样说,但我说不,Steven Nolan非常好,因为他有一个客户是Ralan。如果他只和我合作,那他怎么会遇到麻烦。”
  35. 我回答说,通常情况下,建筑商会从你的项目中拿走钱,然后把钱花在其他地方。William O’Dwyer表示,Steven Nolan不会发生这种情况。我派人每天都去工地看,与分包商谈话,确保他们拿到了钱。
  36. 我说,如果Steve Nolan死了呢,这样风险就依然很大吧? 他说Steve Nolan非常健康。
  37. 我给了他一份报告,说要合法筹集资金,Ralan需要澳大利亚金融服务执照。
  38. 在我离开之后,我设置了一个谷歌提醒,这样如果Ralan出现在新闻中我就会知道了。
  39. 2014年,我收到了谷歌提醒。Steven Nolan Constructions已进入破产清算阶段。
  40. Steve Nolan没有给他在Ralan工地上的分包商支付工钱。
  41. 在前一年,由于Steven Nola Constructions陷入财务困境,Ralan借给了Steven Nolan 340万澳元。
  42. 工会运动封锁了Ralan在St Leonards的工地。Ralan去法院试图阻止工会封锁。
  43. 我读到了这个消息,十分确信Ralan将被清盘,O’Dwyer会破产。从我的经验来看,他没有任何可能幸免于难。
  44. 他曾告诉我,Ralan保留了7000万澳元的利润。但是我认为这还不够。我听说过有关Burwood项目有很多麻烦的传闻,这肯定已经影响到他的资产负债表了。
  45. 正如我所见,他们与夹层投资人有四份合同,加上他对银行贷款的违约,四个建筑项目都不可能盈利,实际上他们会损失很多钱。
  46. 这是有原因的。当一个建筑商破产而另一个建筑商必须接管时,新建筑商必须对所有问题负责。这是由于建筑商对业主有保修计划。
  47. 这是一部专门设计的法律,以便购买房子的人在以后出现问题时无需支付维修费用。这就是替换建筑商需要比正常情况更多的钱来弥补风险的原因。
  48. 因此你得有:
    a. 为新建筑商提供的额外资金;
    b. 银行贷款的额外利息;
    c. 夹层投资人的额外利息。
  49. 我的直觉告诉我,Ralan不太能够在Steve Nolan破产的影响下幸免于难。

第2部分 2019年8月27日记录

  1. 你好,我是Matthew Bransgrove。
  2. 这是我们关于Ralan Ponzi计划系列的第二部分。
  3. 昨天我们讲了直到2014年Ralan的历史,包括庞氏骗局。
  4. 2014年,Ralan的建筑商Steve Nolan Constructions进入清算阶段。
  5. 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的报道,Steve Nolan当时正在秘密地建立自己的地产帝国。
  6. 他一直在使用Ralan给他的钱来偿还这个地产帝国的债务。
  7. 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道,Ralan在Steve Nolan Constructions破产前不久借给其340万澳元。
  8. 昨天我曾讲到,根据我的专业经验,Ralan应该早就破产了。他们不可能在这四个项目中赚到足够的钱来盈利。
  9. 通常来说,当建筑商进入清算时,会产生很大的损失。开发商不仅不会盈利,通常持有次级抵押贷款的夹层投资人也会遭受损失。这通常是一个灾难性的损失。
  10. 当我在2012年与William O’Dwyer会面时,他告诉我,他留存了7000万澳元的利润。这些留存利润以他在自己开发的项目中所保留下来的房产的形式存在。
  11. 我不确定这是否属实。我调查了William O’Dwyer在Beverly Hills的房子。我发现这上面有一个给银行的抵押贷款和两个给Wingate的抵押贷款。Wingate的第一笔抵押贷款可以追溯到2010年。
  12. 想一想,如果你有7000万澳元,我想你会还清家里房屋贷款的。
  13. 我怀疑更接近事实的是,Ralan的经营从来都没有非常有利可图。Ralan开发的是基础型公寓,而不是豪华型。他们不像Mirvac,他们很可能在质量上更接近Meriton。
  14. 这是一个竞争激烈的市场 ,这些开发商利润率非常低。这要求他们保持很低的经营成本。
  15. Ralan并不能保持较低的成本,因为Ralan的所有开发项目都有夹层融资。
  16. William O’Dwyer告诉我他在Wingate贷款上每年支付20%的利息。但我认为这不一定是真的。
  17. 正如我认为他没有节省7000万澳元,我也不认为他会为夹层融资支付20%。根据我的经验,夹层融资的利润通常接近每年30%。
  18. 如果存在违约,则利息可以高达每年50%或60%。
  19. 这些非常高的资金成本会侵蚀利润。
  20. 因此,我认为Ralan身上发生的事情是他们正在进行大量的开发并且发展得非常快,但由于借贷成本太高而没有什么利润。
  21. 我认为它的活动对银行非常有利,对Wingate非常有利。我认为这也助长了William的自负,但不一定帮助了他自己的资产负债表。
  22. 因此,我的猜想是,在2014年危机爆发时,William并没有一个良好的资产负债表来承受那些最终让Ralan破产的额外成本。
  23. William告诉我,他希望Ralan成为下一个Meriton。他自豪地告诉我,Ralan是新南威尔士州第二大房产建筑商。
  24. 我认为这个目标解释了为什么他在Burwood开展了这个大型项目。
  25. 我知道施工过程中存在问题。我怀疑该项目的利润很少。
  26. 因此,在2014年Steve Nolan Constructions进入清算时,Ralan面临着一场海啸袭击,而它的资产负债表里现金很少。
  27. 但是,面对可怕情况的不仅仅是Ralan,而且也是Wingate。
  28. 据我所知,2014年发生的事情,Wingate也遭受了严重损失。
  29. 因此,Ralan没有破产是一个谜,而且非常不寻常。
  30. 通常情况下,你会期望Wingate会在每个开发项目中出售剩余的房产,然后获得William O’Dwyer的个人担保,然后出售他在Bellevue Hill的房子并让他破产。
  31. 但它没有发生。所以发生了什么?
  32. Wingate有可能对情况进行了调查,并意识到拿回最多钱的最佳机会是让William掌控Ralan,并假装情况进展顺利。特别是当他们不得不出售所有剩余的房产时,他们得依靠Ralan的中国客户来购买它们。
  33. 如果Ralan进入清算阶段,其主要资产,即其所有中国客户,将会逃之夭夭。
  34. 这就是2014年的情况。2015年,我收到了Google 提醒说Ralan已经购买了Paradise Waters Resort。
  35. 根据黄金海岸快报,Ralan为这处地产支付了7500万澳元。
  36. 当我听到这个时,我感到非常惊讶。
  37. 我马上打电话给William O’Dwyer。我说我熟悉Paradise Waters Resort的地产。它曾经是属于City Pacific的资产。他邀请我和他一起去黄金海岸喝咖啡。
  38. 我们在那里见面了。
  39. 我问他为什么要在黄金海岸购买地产,这里以房地产开发商的墓地而臭名昭著。他疯了吗?
  40. 黄金海岸的项目越大,成功的可能性就越小。市场上下起伏不定。他正在进行一个四期的开发,这意味着该项目将处于市场起伏不定的阶段,将使得他的生存机会很小。
  41. 我对他在2014年没有破产表示惊讶。他说在他与银行的几次会面中他已经濒临破产了。他担心他们会逼他破产。
  42. 主要问题是项目已经停止建设了。我说我注意到你赢得了反对工会运动的案件。他说,工会无视了判决,继续封锁他的工地。最后他被迫给所有Steven Nolan Constructions所欠款的分包商支付价款。
  43. 他不得不支付了数百万澳元。还得加上正常情况的成本。

第3部分2019年8月28日记录

  1. 你好,这是Matthew Bransgroves。
  2. 这是我们的Ralan 旁氏骗局系列的第3部分。
  3. 你会记得在第2部分结尾时,我去了黄金海岸,在Paradise Water Resort里与William O’Dwyer会面。
  4. 他告诉我,他计划建立一个名为Ruby的新开发项目。
  5. 我说,非常明智。你肯定是为了Jewel而做的。Ruby是很有价值的,Jewel也是。你如何看待你的产品与Jewel竞争?
  6. 他问我Jewel是什么? 当他这么说时,我非常震惊。
  7. 我简直不敢相信他不知道Jewel是什么。Jewel曾是City Pacific的资产。Paradise Water也曾是City Pacific的资产。
  8. Jewel Resort距离Broadbeach仅2公里,是价值超过十亿澳元的开发项目。它归Chinese Yuhu Group所有。它总体的实现资金为14亿澳元,与计划中的Ralan Ruby项目相同。
  9. 然而,它们之间有一个很大的不同。Jewel直接建在沙滩上。三座巨大的塔楼,拥有独家的海滨通道。
  10. 住在Jewel的度假者可以坐电梯到一楼,然后步行到海滩而不用过马路。
  11. Ruby Resort是在海滩后面的两条主要街道。住在Ruby的度假者如果想去海滩,必须穿过两条主要道路,步行约500米。
  12. 我向William解释了这一点,他似乎非常惊讶和尴尬。他应该感到尴尬。他是那个提议建造14亿澳元项目的人。
  13. 他已经承诺购买那个地产了,并没有进行任何市场研究来确保他最终能够售出。
  14. 我对他说:“你确定你能卖掉这个项目吗?”
  15. 他说:“是的,我的中国投资者非常忠诚。他们总是买我的项目。”
  16. 我说,“是的,但过去你的产品一直在悉尼的主要地区。通常靠近火车站,靠近学校。这个项目完全不同的,它在黄金海岸,用于度假。”
  17. 他说:“Matthew,我没有问题,英联邦运动会就要开始了。那里将有一般通往Southport的新电车。我对此很乐观,我的投资者会一直购买我的项目。”
  18. 我不相信。
  19. 我与黄金海岸的几位非常有经验的开发商讨论了Ralan的计划。他们非常怀疑,并认为这将以灾难告终,因为它过于雄心勃勃。
  20. 我问William,当Steven Nolan Constructions公司破产时,他明显损失了大笔资金后,他是如何又获得了7500万澳元来购买这处地产的。
  21. 他说,那是一个推迟付款的协议,他只需要支付2000万澳元。
  22. 他说,我可以获得开发申请,并在我必须付款之前很早就开始那个项目的销售。
  23. 我仍然很惊讶他有钱付定金。这是一个我认为应该在2014年破产的人,而他在2015年3月以2000万澳元现金购买房产。
  24. 所以我继续使用谷歌提醒来监控Ralan的消息。
  25. 我更惊讶地看到他在那之后在黄金海岸进行了进行了多次收购。事实上,根据黄金海岸快报,他一度成为黄金海岸最大的单一土地持有者。
  26. 然而,在2016年11月,有一篇文章称他正在撤出他的一项收购。
  27. 他向媒体解释说,协议中有一项条款允许他在支付了395万澳元的押金后退出交易。
  28. 他告诉媒体,他的现金用在其他地方会更好。
  29. 我还收到一个提醒,称Ralan被他的一个楼盘的物业管理机构起诉。业主公司声称他的建筑物中存在缺陷而他没有修缮。
  30. 这与他在2012年告诉我的相反。2012年,他告诉我,他的营销规则是永远很快地修缮他的建筑物中的任何缺陷,而且不收费。
  31. 即使Ralan在法律上不需要进行修缮,他仍然会修缮它们,以确保他的买家继续认为,Ralan代表着质量。
  32. 我向他发了一封电子邮件询问他,但他从未回复过。
  33. 他停止收购以及拒绝修缮房屋缺陷这两件事让我相信Ralan有财务问题。
  34. 然后是2018年澳大利亚金融评论中的文章。它表示, 某个经纪公司不再接受Ruby项目买方的贷款申请。
  35. 我对这篇文章非常怀疑 。这是因为发布这个公告的财务经纪公司是一家非常小的公司。我无法理解为什么澳大利亚金融评论会引用一家非常小的公司的话。
  36. 有时,当报纸无法引用的大公司的消息时,他们才会引用一家小公司的话。我现在怀疑大银行已经停止向Ruby Resort的买家提供贷款,但报纸无法从银行的任何人那里获得记录。
  37. 我把这篇文章通过电子邮件发送给William O’Dwyer,我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
  38. 他回答说这是无稽之谈。
  39. 他说Ruby第一阶段在2018年11月左右结算,到Ruby 一期完成结算时,他在黄金海岸的所有土地都将没有债务。
  40. 我们现在知道这是非常不真实的。
  41. 然后我注意到2018年11月在澳大利亚金融评论中发表了一篇有趣文章。
  42. 在那篇文章中,Wingate宣布他们对黄金海岸非常非常有信心。他们说他们在黄金海岸投入了大量资金,而在2019年,他们正计划投入更多资金。
  43. 我对这篇文章感到好奇,以及为什么Wingate会发布这篇新闻稿。
  44. 像Wingate这样的金融公司通常不需要做广告。他们通常不需要推销自己 ,他们通常非常低调。
  45. 我可以确定,之所以Wingate放出这篇新闻稿,是因为他们希望人们认为Ruby进展顺利。
  46. 这让我得出结论,Ruby 存在严重问题。这些问题很可能是Ruby公寓的购买者难以获得贷款。
  47. 我为许多金融经纪人就他们与银行和抵押贷款集合商的交易提供服务。
  48. 我们也为很多中国经纪人提供服务。
  49. 我知道澳大利亚的银行一直在欺压中国的借款人。
  50. 我的观点是,Ralan无法解决Ruby一期的预售问题,这将导致项目的其余部分被取消。那么Ralan 可能会破产。
  51. 这是一个分期开发项目,所以如果他们有一个良好的资产负债表,他们不会破产,他们只会取消项目的其余部分。
  52. 因此我听说Ralan进入自愿托管时,我并不感到惊讶。
  53. 但当我听说有5亿澳元的无担保债权人时,我感到非常惊讶。这太不合理了。
  54. 我预料到Ralan会欠建筑商最后一笔或两笔款项。Ruby一期的建筑商Hutchinson Builders表示,它拖欠了他们最后一笔550万澳元的款项。
  55. 这就是我预料的债务规模。可能欠Ruby的建筑商500万澳元,欠Arncliffe建筑商500万澳元,可能还有100万澳元的工资和退休金给Ralan员工。
  56. 这就是房地产开发的本质。没有人会在无担保的情况下借钱给房地产开发商,所以开发商破产时无担保债务不会很大。
  57. 我预计Wingate会遭受巨大损失,但请记住,这是一个有担保债权人。
  58. 我意识到这里有些事情非常不对劲。
  59. 我开始根据我了解的所有线索思考可能出现的问题。

第4部分 2019年8月29日记录

  1. 今天是我们关于Ralan 庞氏骗局计划系列的第四部分。
  2. 今天我们会看看来自第一次债权人会议的Grant Thornton投资者幻灯片。
  3. 你也许会想起我们之前的三部中讲述的Ralan的故事。
  4. 现在我们即将讨论托管人的任命程序,我们所知的一切信息几乎已经被这份文件囊括了。
  5. 在本系列的第五部分中,我将讨论债券计划是什么,以及那些为阻止这种事情发生而制定的非常严格的法律。
  6. 然后,我们会看看到目前为止那些关于Ralan和其他人所做的事情的证据。
  7. 在第六部分中,我将告诉你我对案件的看法以及为什么我相信你可以要回你的钱。
  8. 感谢为我工作的Michelle Ma,她将这份文件翻译成了中文。
  9. 她现在在房间里,但她不在镜头前。谢谢Michelle。
  10. 该文件已发布在我们的微信频道和我们的网站上。
  11. 我的是英文版,Vivienne的是中文版。两份是完全一样的。
  12. 当有消息说Ralan正在进行清算时,Grant Thornton对媒体宣称,无担保债务有5亿澳元。
  13. 无担保债务意味着欠钱的人没有任何抵押财产来实现债权。
  14. 今天是2019年8月29日,我完全不知道5亿澳元是怎么算出来的。
  15. 该文件仅向我们展现了2.77亿澳元的债务。
  16. 请注意文件的第5页。
  17. 这里有关于接管人任命的背景。
  18. 这些接管人试图证明他们没有利益冲突。简单地说,他们试图证明他们不是William O’Dwyer的好朋友,或者其他任何有动机去影响他们的人的朋友。
  19. 它在这里说他们于2019年7月29日才第一次在William O’Dwyer公司会见了William O’Dwyer。
  20. 这份文件说这次会议是在Deloitte举行的。Deloitte是另一家大型会计公司。这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解释为什么Deloitte会将这些托管人介绍给William O’Dwyer。
  21. 然而在会议上,Said Jahani说,Deloitte是Ralan的会计。
  22. 我怀疑此次托管是经过精心策划而成的。
  23. Grant Thornton似乎很快将这些数据纳入报告中。很可能是Deloitte把这些数据提供给Grant Thornton的。
  24. 我还想提请你注意,托管是在上一个财政年度的最后一天发生的。如果你是一个多疑的人,你可能会想到这是出于某种特殊原因。
  25. 例如,如果这些发生在财政年度的最后一天,那么金融公司Westpac,Wingate,又或许是建筑商,就不必申报坏账了。
  26. 托管人员被任命后,Wingate任命Deloitte担任四个项目的接管人。
  27. 再说一遍,如果你是一个多疑的人,你会认为这不仅仅是巧合。
  28. 我怀疑Wingate和Deloitte之间存在一些与Ralan有关的联系。
  29. 也许我错了,也许他们任命了Deloitte是因为他们认为Deloitte了解Ralan。
  30. 我们现在看到第6页。
  31. 尽管我们在之前的几页上看到有很多在重整中的公司,第6页显示大多数公司没有在营业。
  32. 有一家负责Ruby Tower 1的公司,一负责Arncliffe的公司,十家公司与黄金海岸开发项目有关,但那个项目尚未开始,然后是罪魁祸首,Ralan Capital。
  33. 还有四家从事房地产管理的公司。我相信它们与Ralan过去在悉尼开发的项目有关。
  34. 我们现在看到第10页。我很惊讶地看资产管理人说信托中有亏空。
  35. 这是一个难题。然而这些钱不是信托资金。这笔钱是被释放出并借给Ralan Capital的。因此,严格来说信托资金没有亏空。
  36. 在澳大利亚的法律体系中,信托资金是神圣的。如果您有一个信托账户,这不是您的钱,您不能碰它。如果一家公司进入清算程序并且有一个信托账户,债权人就无法触及它。它必须回到它所属的人身上。
  37. 然而,在这里发生的事情是,受害者签署了文件将资金释放并借给Ralan Capital。
  38. 在Ruby 二期中,亏空是5900万澳元。
  39. 这是借给Ralan Capital的钱。这笔钱最开始作为项目的定金存放在信托账户中。
  40. 现在我从几个人那听到传言说,有些投资者在没有购买房产的情况下把钱借给了Ralan,然后文件也被伪造成看起来好像他们买了房产。
  41. 如果你是其中一员,我需要和你谈谈。这可能是关键证据。
  42. 这可能是因为Wingate需要看到那些借给Ralan的钱是一笔已释放的定金。如果我可以证明这一点,那将对这个案件产生巨大影响。
  43. Ruby 三期有6000万澳元的亏空。
  44. Ruby 四期有3900万澳元的亏空。
  45. Sapphire有6000万澳元的亏空。
  46. 我们现在看到第13页。
  47. Ruby一期有360万澳元的亏空。
  48. 我听说有传言说Wingate正试图完成那些剩下的房产交易。我还听说他们要求买家补交丢失的定金。
  49. 从法律上来说,我认为他们无法做到这一点。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发生在您的身上,请您联系我。这是抵押法,请记住我是澳大利亚抵押法的前沿专家。
  50. 我们现在看到第14页,上面显示资金的总亏空为2.77亿澳元。
  51. 本文件中没有提及无担保债权人剩余的5亿澳元债权。
  52. 我不认为有5亿澳元的无担保债权。
  53. 在我今天结束之前,我想评论一下托管人说的话。
  54. 他们说他们将试图完成Arncliffe项目。我认为这是完全错误的,而且根本不可能。
  55. 当一个建筑项目失败时,银行会接管并完成项目。他们不会对那些不为他们处理资产的资产管理人感兴趣。
  56. 这就是我们在这个视频系列的这一部分中为您提供的所有内容。
  57. 感谢您的观看。我知道这里有很多东西要理解。但是您需要了解您的情况才能做出决定。再次感谢您。
  58. 感谢那些将视频上传到腾讯的人。

第5部分2019年8月30日记录

  1. 今天是Ralan庞氏骗局视频系列的第五部分。
  2. 今天我们将讨论澳大利亚相关的监管法规。
  3. 这是Charles Ponzi的照片。
  4. 他戴的这顶草帽名为“boater”,在1920年间非常流行。
  5. 在这个时期Charles Ponzi犯下了著名的罪行。
  6. 他告诉他的投资者他可以在六个月内带给他们50%的利润。
  7. 他及时的向他们支付利息,人们口口相传,越来越多的投资者相信他并开始投资。
  8. 但其实他并没有任何合法的生意。
  9. 他只是使用新投资者的钱去支付旧投资者的利息。
  10. 最终骗局被戳穿了。大量的新闻报导了此事。
  11. 从那以后,当有人用投资者的钱去支付给新投资者时,人们就把它称作旁氏骗局。
  12. 近几年来,最有名是Bernie Madoff的庞氏骗局。
  13. 这是Bernie Madoff 的照片。
  14. 他居住在纽约。他有640亿的资金在他的庞氏骗局当中。
  15. 当这个骗局崩盘时,数以千计的投资者都分文不剩。
  16. 这是个非常悲伤的故事,因为他们花费了很大的努力和时间赚得这笔钱。
  17. Madoff先生被判监禁150年。
  18. 现在Ralan的托管人表示这是个准庞氏骗局。我想这是因为其背后有一个合法的生意。
  19. 我的观点是这里有2.77亿澳元的债务。那些知道发生了什么事的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相信Ralan能够偿还所有人。
  20. 与Ralan有限的资产的相比,其数额巨大的负债意味他们一定知道没有偿还的可能性。
  21. 直到七月份,Ralan的销售人员急切的召集买家并要求他们投钱。
  22. 因此,这就变成了一个真正的庞氏骗局。
  23. 我之前就说过,我认为Ralan的销售人员应该知道些什么。
  24. 如果他们不知道,那他们真的太愚蠢了。
  25. 如果你是Ralan的高级销售人员,你应当知道你筹集了多少钱。
  26. 你就应该能够通过知道其他的销售人员卖出了多少房子而粗略的估计出总共筹集了多少钱。
  27. 如果你知道了总共筹集了多少钱,那么你就能知道这些钱是永远不能被从已经建筑的楼房当中偿还。
  28. 现在我将解释澳大利亚法律系统如何禁止这种行为的。
  29. 因为以前有很多投资人遭受损失,所以有非常严格的法律约束像Ralan这样借钱的公司。
  30. 这些法律被包含在《公司法》当中。
  31. 《公司法》规定除非你有招股说明书否则不能筹集款项。
  32. 招股说明书是一种介绍公司财务状况的文件。文件中的数据都必须被审计以保证绝对的正确。
  33. 如果你得知了Ralan的财政状况,你将不会借钱给他们。
  34. 招股说明书必须跟ASIC进行登记。
  35. ASIC是澳大利亚的商业警察。
  36. 他们本应该阅读这一招股说明书并且在Ralan犯罪的早期就将其关停。
  37. 事实上Ralan没有任何资产。
  38. 我之前曾说过Ralan只需要3900万来建造Ruby 1和Arncliffe。
  39. 剩余部分的钱应由Westpac和Wingate来出。
  40. 他借如此多钱的事实证明他没有任何资产。
  41. 这只是一个诡计。
  42. 它可能本来不是一个诡计,但是在2014年后它确实是一个诡计了。
  43. 澳大利亚法律要求公司向公众筹钱其账户必须经过审计。
  44. 这意味着一个独立的公司将审阅账目并且检查所有的数据都真实正确没有任何造假。
  45. 如果这一步骤正常进行,审计员本应该宣布Ralan进入清算程序并且ASIC将会令其关门大吉。
  46. 然后他们也就不能向公众筹钱。
  47. 澳大利亚法律通过要求Ralan必须有一个信托人。
  48. 信托人一般是一个掌管借款公司资产的公司。
  49. 其目的使资产脱离借款公司的控制。
  50. 信托公司的职责是确保投资者能够在未来被偿还。我给大家举个例子。
  51. 五年前有一个叫Provident Capital的大型企业。
  52. Provident Capital运营债券计划。这意味他们像Ralan一样向公众集资。但是他们是合法的。
  53. 有一天他们被他们的信托人宣告进入清算程序。
  54. Provident Capital表示反对并向法院提起诉讼。
  55. 信托人对法官说,我们已经看过他们的账户。他们现在运营的很好并且有很好的利润。但是我们可以预见在未来的两年时间里可能有些小的损失。
  56. Provident Capital对法官说信托人的计算是错误的。他们提出非常证据表明他们可以使得公司持续运营。
  57. 但是法官表示不想冒险。他不想让投资者遭受损失。
  58. 所以Provident Capital被清算。钱都回到了投资手上。
  59. 作为商业警察的ASIC有其特殊的行业准则。
  60. 这些规则要求借款公司必须拥有多少数额的富余资金,以防止投资者想要突然想要撤资。
  61. 所有这些都表明只有一个盈利的公司可以持续跟公众筹资,这样才不会发生像Ralan投资者一样失去他们毕生积蓄的悲剧。
  62. Ralan庞氏骗局本应该没有发生的可能性。
  63. 唯一使其可能发生的原因在于没有人了解具体的情况。我所指的没有人知道是说在ASIC中没有人知道。
  64. 将近一千名投资者知道它,但是没有人知道它是非法的。
  65. 这里不是指受害者有任何非法行为,这里是说Ralan是非法的。
  66. 现在Ralan倒闭了并且没有剩下任何钱。
  67. William O’Dwyer也没有任何钱。也许在他家里还有一小部分钱,但是我并不这么认为。
  68. 我对他的房屋做了一个调查发现他的房屋上有一个澳大利亚国家银行的抵押。
  69. 还有两个Wingate的抵押。
  70. 一个Ralan销售小姐的冻结警告。
  71. 我的感觉是他什么资产都不剩了。
  72. 所以我究竟该如何要回您的钱呢?
  73. 我把注意力集中在三个地方:Wingate,Westpac和Deloitte。
  74. 他们中的任何一方都有可能知道事情的真相。
  75. 我简直无法想象Wingate会什么也不知道。
  76. 我对建筑行业非常的了解。
  77. 我是建筑金融领域的专家并且我的经验告诉我他们应该知道真相。
  78. 但我们需要证据去赢得案件。
  79. 如果我们能证明这些公司知道真相那么我们就可以提起集体诉讼并且要回你们的欠款。
  80. 谢谢大家。

第6部分2019年9月2日记录

  1. 大家好,我是Matthew Bransgrove。
  2. 这是Ralan庞氏骗局系列的第六部分。
  3. 在第五部分中,我们讨论了Ralan的违法行为及其可能触犯的法律。
  4. 今天我想要谈一谈Westpac, Wingate 和Deloitte潜在的违法行为。
  5. 我们目前正在调查当中但还没有确切的证据。
  6. 如果没有证据我将无法赢得官司。
  7. 除非有证据支持,否则我也无法告诉公众哪些人做错了什么。
  8. 因此在这一阶段,我并不是说Ralan所做的一切是在Westpac,Wingate和Deloitte的协助下完成的。
  9. 但是,我怀疑他们确实知情。我在建筑金融领域的经历使得我知道这到底是如何运作的。
  10. 我不知道Westpac和Ralan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正常的行业规则是什么。银行通常情况下也不会背离正常做法。
  11. 按照惯例,像Westpac这样的银行会仔细查看Ralan的银行账户。他们会检查账户中的细节。他们将确保账户中没有任何作假信息。
  12. 他们会考量Ralan的财务状况是否反映了Ralan做过或正在做的事情。建筑行业的贷方总是会关注开发商的历史和背景。他们希望看到开发商一直在建造盈利的项目。
  13. 我们被Grant Thornton告知Ralan从未盈利。
  14. 所有这里有一些不寻常。
  15. 我的经验告诉我,建筑融资人总是会认真审查预售。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审查开放商是否有欺诈行为。
  16. 在Ralan的案件中,他们似乎是一个很大规模的诈骗。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
  17. 预售的目的是如果开发商进入清算程序,贷方仍旧可以卖掉他们的房子以此来拿回他们的钱。
  18. 而这在本事件中并没有发生。Wingate接管了Arncliffe开发项目。您可能会认为他们的正常流程是将房屋卖给那些已经购买了这些房屋的人。
  19. 通常他们将会得到定金。而在这个案件中,定金被借给了Ralan。它并不在信托账户中。随着这笔钱的消失,我认为Wingate将发现把房子卖给房屋买家是无利可图的。
  20. 原因是通过公开市场出售将会赚得更多的钱。如果他们在公开市场出售,他们可以得到定金。如果他们卖给Ralan的受害者,他们就会失去定金。
  21. 所以这很奇怪Wingate做了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他们看起来甚至没有做过任何尽职调查,也没有承担Ralan进入清算程序的风险。
  22. 如果我现在能和Wingate的一个人谈话,我将问他: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不审查那些定金是不是在信托账户里?
  23. 我会对Westpac说同样的话:你们为什么不审查?
  24. 他们会说我们也是受害者。Ralan给了我们虚假的信托账户信息。他们说所有的钱都在信托账户里。他们没有告诉我们他们释放了定金。
  25. 但这对我来说也没有意义。请记住当审核是否有欺诈行为时,贷方要审核信托账户细节。
  26. Ralan是房地产中介。因为Ralan自己也运营信托账户。因此非常明显Ralan可以通过提供虚假的账目来实施欺诈行为。
  27. 任何有头脑的人都不会相信Ralan的数据。他们会检查实际的银行账户以确保钱确实在那里。
  28. 在上周的澳大利亚金融评论中,Wingate表明“如果Matthew Bransgrove起诉我们,我们会坚决为自己辩护到底。”
  29. 他们说他们不知道定金被释放。
  30. 这是真的么?
  31. 时间会告诉你真相。
  32. 我认为他们很难证明自己不知道。记录太多了。每一次贷款结算都在结算调整表上。
  33. 向Ralan提供的贷款已经偿还。我们将能看到这笔贷款存在赚取的利息。购房者会坚持这一点。否则他们如何知道将要被偿还?
  34. 我们知道这是因为一位律师告诉澳大利亚金融评论,他在2013年看到了贷款的结算调整表。
  35. 为了说服Westpac和Wingate提供贷款,Ralan提供了他们的结算调整表。从中他们应该可以注意到贷款的定金和支付的利息。
  36. 也许他们忽略了两间公寓。但我们这里谈论的是数百间公寓。
  37. 这怎么可能忽略。这些问题需要被回答。
  38. 现在我手中的是与连带责任相关的澳大利亚法规。
  39. 我把它放到了屏幕上。
  40. 这是《公司法》第79条,该条涉及了参与违法行为。
  41. 有且仅有以下情况时,一个人参与违法行为:协助,教唆,怂恿或促成违法事项;或以威胁,承诺或其他方式诱发违法事项;或以任何方式,通过作为或疏忽,直接或间接地,知情并参与违法事项;或与其他人合谋实施该项违规行为。
  42. 每一个分项后面都一个“或”。这意味着您不必证明所有这些,而只需要证明其中一个。而这并不仅仅是四种情况,而是七种情况,因为第一个分项可分为四个不同的行为。
  43. 现在有很多案例讨论了违法行为主观认知的程度。他们不需要知道所做的事情是非法的,他们只需要知道借贷确实实施了。
  44. 我看了许多的文件。在我看来,这些文件是为了设计给另外一家公司看的。Ralan正试图说服某些人。我想他们试图说服的是Westpac,Wingate还可能有Deloitte。
  45. 我认为他们对这些公司所说的可能就是这样。即“我们被允许向人们借定金。这不是违法的,我们是被允许借钱的。”
  46. 因此当他们在没有向你出售房屋的情况下借钱,他们就会制作虚假的文件,使其看起来像是与购买房屋有关的贷款。
  47. 所以很多人来找我说他们借钱给Ralan但没有购买房屋,但是借款合同却提及了房屋。
  48. 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要向谁展示这些文件?
  49. 我认为他们将向其中一位贷方或其会计师Deloitte展示。
  50. 也许Deloitte知道他们在没有金融服务执照的情况下借钱是违法的,但是他们错误地相信他们可以保留定金。
  51. 也许Wingate和Westpac表示只要是所释放的定金就可以从你的信托账户中拿出来。也许这就是Ralan制作这种虚假文件的原因。

第7部分2019年9月3日记录

  1. 大家好,我是Matthew Bransgrove.
  2. 今天我们来聊一聊Arncliffe.
  3. 很多人联系我说他们受到了Deloitte的信。
  4. 我认真的思考了这封信的含义。
  5. 我看到Deloitte已经被Wingate任命为Arncliffe的接管人。
  6. 现在他们向你们索要一系列的文件:
    a. 买卖合同的副本
    b. 记录着支付定金的银行对账单
    c. 任何与定金支付有关的证据
    d. 和William O’Dwyers的合同的副本
  7. 现在可以很清楚的看到,Deloitte正在考虑预前销售的状况。Deloitte是Wingate的财产接管人。
  8. 如果Arncliffe项目不及时完成,Wingate将是损失最多的。
  9. 正如我之前在视频中所说的,完成Arncliffe项目的不是Grant Thornton而是Wingate。当项目完成时,他们将出售所有公寓以拿回他们的钱。
  10. 通常情况下,完成预售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接收方不必遵守开发商的预售合同。他们可以进行选择。他们可以完成预售或者将房产拿到公开市场去卖。
  11. 决定性因素是他们如何获得最多的钱。如果预售价格在市场价格之上那么他们将完成预售,如果预售价格低于市场价格他们将把房产拿到公开市场重新出售。
  12. 现在正在发生的就是Deloitte正在努力确定他们将完成哪些预售以及放弃哪些预售。这一切都取决于他们可以赚多少钱。
  13. 如果你是在2014年买的房产,市场价格已经上涨了。如果你是在2018年买的房产,市场价格已经下跌了。然而,在Ralan案件中情况更为复杂。这是所释放的定金导致的。
  14. 我这有里有一份释放定金合同的副本。与Ruby开发项目和Sapphire开发项目不同,Arncliffe的定金被释放给拥有该地产的开发商。
  15. 这就意味着如果Deloitte想要完成预售他们必须承认定金的存在。他们不能强迫你支付定金两次。
  16. 原因是他们跟你之间没有合同关系。是Ralan Arncliffe与你签订了合同。他们可以根据这个合同迫使你完成交易,但是他们必须承认你所支付的定金。
  17. 所以他们正在算总账。他们想要做的是算出他们承认已释放的定金能获利多少,并与在公开市场出售这些公寓的价格作比较。
  18. 我的猜测是,绝大多数情况下他们会在公开市场上售出。如果从当前到他们准备成交期间,也即2020年5月或6月前,房地产市场下跌严重,那他们有可能会与更多的预售楼花进行成交。
  19. 如果你的公寓被选中进行成交那对您是有利的,这意味着您的定金没有损失,实际上你也拿回了定金。然而这也意味着你所付价格虚高,因为其高于公开市场价格。
  20. 接收方询问您这些问题并向你索要这些文件是很不寻常的。通常他们仅从公司记录中获取信息。然而出乎意料的是,他们发现了虚假文件。
  21. 你们当中很多人联系我,说自己并没有买房,只是把钱借给了Ralan。但Ralan给了你伪装是出售公寓给你的文件。然后你将这笔债权报给接管人。
  22. 因此,在很多公寓上或许同时存在两笔释放的定金。最终他们也将发现哪一笔定金是真实的,并从这里开始(进行出售)。
  23. 我建议在这一阶段,每个人都不要提供文件给他们。这份文件非常重要。提供他们所求的文件有可能影响你的权利。你需要法律建议。
  24. Bransgroves律师事务所已准备好代理你们。我们将会代表你们写信给Deloitte。我们会保证你们的利益受到保护。我们仅会收取一澳元。
  25. 在一切都尘埃落定后,请请我,和Vivienne,吃一顿中餐。
  26. 我们会在微信上发布一份法律委托合同并作出解释。这就是在此阶段除了指出时间掌握在你手里之外,我能讲的关于Arncliffe项目的一切。
  27. 在项目完工前还有很多个月。所以任何人都不必着急做决定或马上行动。
  28. 我想表达对向我发送信息的每一个人的感谢。
  29. 每份文件都将有助于我了解正在发生的事情。
  30. 正如我在之前的视频中所说的那样,向Ralan贷款并获得一个假装预售的文件是这个案子的关键。
  31. 所以我认为这暗示着Ralan向Westpac和Wingate展示这些文件以欺骗他们。这就是开发商通常所使用的欺诈性预售。他们使用欺诈性预售来说服贷方借给他们钱。
  32. 但在通常情况下,信托账户中的存款可以证明预售是真实的。但我们都知道Ralan花光了所有的钱。钱已经不在信托账户中了。
  33. 那么Westpac和Wingate怎么能没有注意到这笔钱消失了呢?我的怀疑是Ralan实际上告诉Westpac和Wingate存款被释放。如果我能证明这一点,我们就会赢得这个案子,你就可以拿回你的钱。
  34. 任何对此有所了解的人都请告诉我相关信息。
  35. 即使你没有全部的信息,我也可以将所有的信息碎片拼凑出事件全景。
  36. 谢谢大家!晚安!

第8部分2019年9月5日记录

  1. 大家好,我是Matthew Bransgrove。
  2. 这是我们Ralan庞是骗局系列视频的第8部分。
  3. 今天我想谈谈Grant Thornton是如何与新南威尔士州高级法院接洽的。
  4. 接管人像法院寻求延期至12月。
  5. 我手中有一份判决书的副本。
  6. 这是Gleeson法官作出的判决。
  7. 这是Gleeson法官在8月21日作出的判决。作为申请的一部分,接管人提交了一份affidavit。
  8. Affidavit是一段经过宣誓的陈述。这是一份非常严肃的事情,你不能在经过宣誓的affidavit中说谎。
  9. 法官提供给了我们一些affidavit的细节。他说这里有2635个债权人。这大约跟我们刚开始说的差不多。
  10. 然而,重大新闻是我们被告知5亿澳元债务中有2.22亿澳元的担保债务。
  11. 这也就是指Wingate, Westpac和Balmain。
  12. 这里有2300的无担保债权人,也就是跟你的一样的受害者。但我并不觉得这是真的总人数。
  13. 我认为真相是有的债权人被算了两次。因为他们买了两套公寓。以此类推。
  14. 像你一样的未保债权人的债务已经上升到2.92亿澳元。你应该记得在第一次债权人大会的时候我们被告知债务是2.77亿澳元。
  15. 在这份文件中表明,Ralan的账目是有问题的。
  16. 我非常好奇想知道更多信息。我给托管人写了一封信要求他们像我提供一份他们提交给法官的affidavit的副本。
  17. 他们不能假装这是一个工作量很大的事情。所有他们要做的就是给我发一封邮件。
  18. 让我就可以把这个分享给你们。
  19. 我需要从Grant Thornton那里获取更多的信息。
  20. 在未来的几周里,我将请求你们每一个人授权我去从Grant Thornton那里获取信息。
  21. 这不会为你们带来任何费用。
  22. 然而,如果有一千个Ralan的受害者任命我为你们的律师,Grant Thornton将不能忽视这件事。
  23. 如果我的得到了一千个债权人的授权去索要affidavit的副本,他们如果说他们太慢了没有时间给我,我就可以去法院找一个法官申请一个法院指令他们把副本给我。
  24. 法官颁发一指令并不是因为他喜欢我,而是因为他重视你们的损失。你们的损失高达2.92亿澳元。这在法律面前是非常有力的。
  25. 但很可惜的是我们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从Grant Thornton那里得到任何消息。他们没有公布任何信息。我们从这份判决中得知他们知道额外的信息。但是他们并不想把这些信息分享出来
  26. 谢谢你们的观看。我们下集再见。

第9部分2019年9月5日记录

  1. 大家好,这是Ralan庞氏骗局系列的第9部分。我是Matthew Bransgrove。
  2. 在Ralan视频的第8部分之后,有些人向我询问了有关法院判决的问题。
  3. 法院判决已经被发布在网上。
  4. 我们最近已经将微信问题的答案发布了出来。
  5. 你们在微信上向我提出了54个问题。
  6. 在其中一个问题的答案中我给出了判决的链接
  7. 有任何人有任何疑问都可以将问题发在微信上。当问题累积到一定数量的时候我们会统一回答大家。我将尽可能的一周回答一次。
  8. 我手中是我写给Grant Thornton的信。这封信已经发布在了微信上,日期为9月5 日。我发了英文和中文两个版本。
  9. 我对Grant Thornton说Ralan似乎使用了三种方法筹集钱。
  10. 首先,他们要求真实的买家释放定金给他们。
  11. 其次,他们利用了非真正买家并给了他们一个假的预售合同。Ralan给了这些买家一个特别的附加条款。在这个附加条款中注明他们可以随时在十个月前解除房产购买合同。这意味着合同是假的,因为它只对Ralan而不是买方具有约束力。
  12. 最后,他们与他们信任的人签订了合同。这些人大多是Ralan的销售人员。但是销售人员似乎不信任Ralan。他们坚持要求正式的借款合同。
  13. 但借款合同完全没有提及预售合同。它单独存在,审阅它的法官也完全不会想到与之相关的还会有一份预售合同。
  14. 但是,这份贷款协议还附有一份虚假的预售合同,定金等同于贷款协议中的金额。
  15. 销售人员每年将获得20%的利息,而不是像其他人一样每年获得15%的利息。
  16. 作为回报,我猜他们会告诉那些询问的人预售是真实的 – 但他们不是真的。
  17. 我想让你考虑一下,为什么想要每年赚20%的人会购买每年仅收益4%或5%的公寓。
  18. 我将这些都告诉了Grant Thornton。然后我对他们说我想这些你们应该都知道了,因为受害者已经把文件和债权证据都发给你们了。
  19. 这封信的目的是告诉你这些意味着什么。我解释说我是建筑金融领域的专家。我在这个领域从业20年了。
  20. 我还解释说我写一本书叫《避免抵押欺诈》。其中有一个章节就在将欺诈性预售。这意味着我是欺诈性预售合同的专家。
  21. 像Ralan这样的开发商造成虚假预售的原因只有一个。这是因为他们想欺骗建筑融资者借钱给他们。建筑融资者只会在当开发项目有预售的时候借钱给他们。
  22. 所以我们可以假设Ralan正在欺骗Wingate和Westpac。
  23. 我看到Ralan律师的一封附了一份虚假的预售合同的信。所以我打电话给他。我们聊了聊。
  24. 他说他不知道虚假的预售。就他而言,他收到了指示,他们是真正的预售。
  25. 他还告诉我一些有趣的事情。他说,建筑融资者会不时要求他将项目的所有预售合同打包放在塑料盒里。
  26. 然后快递员会把它送到Ralan建筑融资者手中。这是正常的行业惯例。贷方必须检查合同是否真实。
  27. 他们有律师。像我一样的律师。完成合同并检查签名。他们要求原件,因为他们想确保它是真正的墨水而不是计算机上的伪造品。
  28. 这件事告诉我Ralan的贷款人Westpac和Wingate做了很好的尽职调查。他们不相信Ralan。这是正确的做法。
  29. 我知道他们接下来做了什么,因为我是一名做这类工作的律师。接下来的工作是检查定金是否在信托账户中。
  30. 我们知道他们这样做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Ralan将大笔贷款分成小额收据看起来像预售合同定金。这告诉我Westpac和Wingate曾经查看信托账户存款。
  31. Ralan经营自己的信托账户。这存在明显的风险。风险是他们将改变他们的帐户以在他们的信托账户中显示不在银行账户中的钱。
  32. Westpac和Wingate 能够做出有意义的尽职调查的唯一方法就是查看银行对账单,并与银行交谈以确保资金存在。
  33. 这称为审计。这并不复杂。没有错误的余地。这笔钱要么在信托账户中要么不在信托账户中。
  34. 失踪的钱为2.92亿澳元。所以它不在信托账户中。所以发生了什么事?
  35. 我一直在思考。我只能想到一个解释。他们确实检查了已支付的定金,他们看到定金随后被释放,但他们觉得这样可以。
  36. 换句话说,Ralan告诉他们,他们是从买家那里借钱的。如果我能证明这一点,你就可以拿回你的钱。
  37. 这就是我告诉Grant Thornton的事。我说放弃你要看的那一个问题。我需要电子邮件,我需要信件,我需要其他证据。
  38. 我尽快需要它。有成千上万的人失去了他们的一生的储蓄。
  39. 现在你必须听我说。我可以写一封信。但是Grant Thornton不会听,因为我只是一个人。我没有力量,但你有力量。
  40. 我正在与失去了2.92亿澳元的买家们对话。法律会给予您尊重。 Grant Thornton在那里保护您的利益。如果您授权我代表您写给Grant Thornton,那他们必须回答。
  41. 考虑一下,因为在几天之内,我会请大家指定我作为您的律师写信给Grant Thornton,并向他们提出非常重要的问题。
  42. 我看到在微信群中的有些人有些担心并有所保留。他们想知道集体诉讼。他们想了解诉讼资助。他们想知道这一切是如何运作的。
  43. 我还有3或4个视频来解释一切。然后我想我已尽我所能告诉你了。
  44. 之后就是时候让我请求你授权给我代表您与Grant Thornton对话并获取相关信息。
  45. 我今天不做出这个请求,因为我想告诉你关于整个过程需要知道的一切。我想让你在微信上问我很多问题。
  46. 我打算全部回答。每个人都满意的时候,我们会向前推进并开始追回您的资金。
  47. 非常感谢您,下次见。

第10部分2019年9月9日记录

  1. 你好,我叫Matthew Bransgroves。这是Ralan 庞氏骗局的第10部分。
  2. 今天我们将讨论集体诉讼和诉讼资助问题。
  3. 两者缺一不可。集体诉讼是指七个或更多人想要起诉同一家公司的同一个错误行为。这是省钱的好方法。
  4. 法院诉讼程序耗资约500
  5. 澳元。这对任何一个个体受害者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但是,如果每个人都参加到同一个集体诉讼中,这就可以做到了。
  6. 即便如此,经验表明,当人们在像Ralan事件这样的事情上赔钱时,他们并不想再支付一分钱的法律费用。这就是诉讼出资者的用武之地。
  7. 如果诉讼出资人认为案件将胜诉,那么它将提供给律师将案件提交法院所需的资金。作为回报,诉讼出资者获得30% – 40%赢得诉讼得回的钱。这对每个人都很好。
  8. 我在微信上看到很多人说我们不应该用Matthew Bransgrove。也许他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9. 我不确定我会运作这个集体诉讼。集体诉讼会发生什么,如果证据是好的,很多人都想获得它。如果证据不好,没有人想要运行它。
  10. 我希望你的证据是好的。如果您的证据不错,诉讼资助人和集体诉讼律师将竞争您的业务。这是好事。
  11. 当这个问题提交法院时,法官通常会允许3个,4个或5个案件继续进行。每个案件代表不同的投资者群体。但最终法官会说,够了,我们需要将这些案件结合起来。
  12. 有两种方法可以做到这一点。首先,法官可以命令所有案件合并在一起,以便不同的律师去同一个法院,每个人都提出自己的证据。
  13. 还有其他可能的方式。法官可以下令停止除一个案件之外的其他所有案件。然后每个人都将由一个进入到一个诉讼中。
  14. 现在,您可能会听到集体诉讼中的“选择加入”和“选择退出”这一表达。
  15. 这与公开集体诉讼有关。澳大利亚有一个“选择退出”的过程。这意味着如果您不同意加入也无所谓,您仍然会加入到诉讼中。这意味着无论有多少资助者和单独的诉讼,你都不会错过他们。
  16. 你错过的唯一方法就是举起手来说我不想参与这个行动。那叫做选择退出。
  17. “选择退出”阶段来得很晚。到那时,所有不同的行动都已合而为一。
  18. 从实际角度来看,没有人选择退出。如果你选择退出,你就不会得到你的钱。而其他人都会得到他们的钱。如果你是个男人,你的妻子永远不会让你忘记你的错误。
  19. 所以不要担心选择退出。关键问题是您是否注册了特定的诉讼出资人。一个出资者可能会为您提供70%的收益。另一个会让你保持80%。你会想要选择一个让你保持最多的那个。
  20. 但是,这全部是将来要考虑的问题。要在资助者之间做出决定,您必须等到至少有两个资助者出资。目前,没有人提供资金。
  21. 我想做的是汇总证据,让诉讼资助者感兴趣。
  22. 我正和其中一人出资者洽谈。他同意支付部分费用。但他还未同意接手此案。
  23. 我曾经和他一起合作过。我告诉他这个案子是我们是赢家。
  24. 这就是我对我们运行的最后一个案例所说的。我是正确的。
  25. 然而,在现阶段他看不到案件,因为我没有我需要的证据。
  26. 那么对你们所有人来说,我希望你们明白,在这一点上,我所做的一切都不会损害你的机会。我正在做的一切都将有助于你的机会。
  27. 让我们假设你不喜欢我。你应该仍然支持我正在做的事情,因为我是唯一一个试图把这个案子拼在一起的人。
  28. 一旦我做成了案件,并且这是一个好案件,诉讼资助者会从世界各地而来。
  29. 那时候你可能决定和Matthew说再见。那没问题。我会有点沮丧。我的泪水将打湿我的枕头,但这并不重要。
  30. 这就是我这样做的原因。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案例。诉讼出资者不会立即说这很容易赚钱。去年,有一项涉及AMP的集体诉讼。 5名律师和5名诉讼出资者发起诉讼。
  31. 他们都为这个简单的案子感到激动。但他们现在都不在这里了。那是因为这不是一个简单的案例。
  32. 这是一个奇怪的案例。
  33. 我碰巧知道关于债券的所有事情。这是因为我的两个客户经营债券基金。
  34. 我碰巧知道《公司法》的所有内容。那是因为我参与了City Pacific涉及公司法的长期诉讼。
  35. 我碰巧知道所有关于企业倒闭的事情,这让很多投资者花了很多钱。那是因为我参与了City Pacific的案件。
  36. 我碰巧了解建筑法。这是因为这是我执业的领域。
  37. 我碰巧知道关于虚假预售的一切。我的书中有一章关于它。
  38. 我碰巧对Ralan了解很多,因为我关注这家公司多年。
  39. 所有这些事情汇集在一起​​让我意识到了什么。我是唯一可以看到案件的人。
  40. 当我听到Ralan进入托管时,我摇了摇头,喝了一口咖啡。我不认为我会介入其中。
  41. 我不想参与其中。这不是我的事。我主要做私人抵押贷款。这意味着我为那些私人向其他人贷款的人提供法律服务。
  42. 我不做集体诉讼。然而,有一个问题,经过几天的报纸报道,我注意到媒体中没有人说过这是一个非法的债券计划。
  43. 黄金海岸公报和澳大利亚金融评论报都刊登了关于根据州法律释放存款是否违法的文章。
  44. 我对自己说,我是唯一一个可以看到这是违反了《联邦公司法》的人。显然我是。
  45. 所以我写信给金融评论并告诉了他们。他们写了一篇文章。只有一点点行动。
  46. 两三家律师事务所在其网站上设置了表格,并开始为集体诉讼登记。我遇到了其中一些。他们没有线索。
  47. 那时我意识到,如果Ralan受害者要拿回他们的钱,我必须这样做。否则什么都不会发生。
  48. 我们谈论的是2.92亿澳元。在我看来,Ralna受害者,因为他们是中国人,可能会错过。
  49. 所以我采取了这些措施来确保不会发生这种情况。
  50. 微信上的一些人说他们害怕信任我。我的妻子过去常常这样。
  51. 但是我很稳定。这份工作我已经做了20年,并将再做20年。
  52. 我在现在做的事情上赚了很多钱。Ralan不是我赚钱计划的一部分。如果我做这个集体行动,可能是因为没有其他人会这样做。
  53. 如果我得到证据,并且我正确地组合他们,那么其他人接替我,我会很高兴。
  54. 任何对我正在做的事情有疑虑的人都应该在我们的微信账号上公开提问。我会回答他们的。
  55. 我真诚地希望,在我结束的时候,有很多诉讼资助者和很多律师。这将为您带来最优惠的价格。在那之前,我们将互相支持。
  56. 我希望我已经充分解释了目前的集体诉讼和诉讼资助。我不是要求任何人就诉讼资助和集体诉讼作出任何决定。
  57. 当我们谈到这一点时,将是几个月后。然后我们将再次回到这个话题。
  58. 那时我告诉你的将取决于我们自己的情况。我们可能只有一个诉讼出资者,或者您可能有很多选择。那时我们可以考虑这个问题。
  59. 感谢收看。

第11部分2019年9月19日记录

  1. 你好,我叫Matthew Bransgroves。这是Ralan 庞氏骗局系列视频的第11部分。
  2. 你好, 我是Vivienne。
  3. 你可能注意到我们有一个新的标志。 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些其他的消息。
  4. 第一件事就是我们已经在微信上传了对你们提出的24个问题的回答。希望你们都去读一下。
  5. 下一件事情是澳洲广播公司在星期二晚上播出了关于Ralan事件的一篇报道。
  6. 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消息,因为这会对政府和澳大利亚证券与投资委员会(ASIC)施加压力,使他们投入资源调查这个事件。投入ASIC调查的资源越多,你们集体诉讼的机会越大。
  7. ASIC是澳大利亚金融界的警察。我在这里特别感谢Stanley Xie出现在七点半的新闻播报中。我认为他十分勇敢, 并且他的采访帮助非常大。
  8. 我同样也想感谢Aaron和Ben Huang。最后,我个人最想感谢的是Leon Chen。
  9. 你们这次在电视节目中的出镜极大程度上地帮助了这次集体诉讼。
  10. 在澳洲另外还有一个被上百万人观看的电视节目。这个节目叫“热点事件”。 它是在第九频道放送的。
  11. 今天我接受了这个电视节目的采访。他们也非常勇敢地采访了William O’Dwyer。
  12. 他们想要和Ralan事件的受害者们进行一次采访。他们希望我能帮忙征集一些志愿者。
  13. 我希望你们勇敢地站出来,自愿接受电视台的采访。如果你们真心希望要回你们的钱,请自愿参与。
  14. 如果有任何人想接受“热点事件”节目采访的,请通过微信或邮件和我们联络。
  15. 本周二也就是9月17日,我受邀与Wingate律师们进行一次会议。
  16. 这个邀请来自一群因Arncliffe项目而集合起来的Ralan 受害者们。很显然Wingate希望和他们谈话并邀请他们带上律师。他们询问我一起出席,我同意了。
  17. 但是在当天早晨他们通过邮件问我:
    “请你在参加会议前确认对会议内容保密。”
  18. 我写回信说我只能拒绝这个条件。我无法参加会议。我说:
    “请问问您自己为什么要保密,在那次会议上可能要发生什么让您想对Arncliffe受害人保密。您代表他们。您是他们的代理人。代理人绝对不应向他们所代表的人隐瞒任何秘密。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规则,您代表的人越多,您就必须越坦诚。我认为自己代表了所有Ralan受害者,并且我不会向他们隐瞒秘密。”
  19. 接下来我要说的事情关系到Ruby 1的公寓业主。本周早些时候,有一篇文章表示Deloitte将出售Ruby 1的管理权。
  20. 我对此非常关注,并且Ruby 1的业主更应该非常关注。该建筑的管理权可能价值数百万澳元。它是过去曾属于Ralan的资产。
  21. 但是,这是一项被损坏的资产。像灯泡坏了一样,它一文不值。原因是那些管理权是合同的一部分,其中包括Ralan承诺支付的最低租金。
  22. 这个承诺对Ruby 1的业主非常重要。他们需要那笔租金来支付抵押贷款。没有那个承诺,他们就不会购买公寓。
  23. 但是,这种承诺不是商业性的。这是一个疯狂的承诺。Ralan用借来的钱来实现这个疯狂承诺。只有布置庞氏骗局的人才能作出这种承诺。
  24. 因此,以承诺支付租金为基础的管理协议并不是任何人都想购买的。对于Wingate来说,这是一个大问题。
  25. 因此,他们想做的是进入一个新的协议。这个新的协议将取代旧的协议。但新协议不会有承诺支付最低租金。
  26. 这对于Ruby 1的业主来说确实很糟糕。正如我所说,该资产价值数百万澳元。但因为它其实是个被损坏的灯泡,它并不是真正的资产。这意味着Ruby 1业主可以将其拆解并以有利于他们的条款签订新协议。
  27. 如果另一方面,Wingate要达成一个协议,它将以有利于它的条款达成协议。那就是商业。
  28. 十月份将举行一次会议。这将是所有业主投票选举委员会的会议。 该委员会将控制这幢建筑。但是到那时停止这场灾难为时已晚。
  29. 原因是我读了昨天的《黄金海岸公报》。该管理权已进入投标阶段,投标截止至下周五。
  30. 那是非常短的一段时间。两周时间要卖出价值几百万澳元的管理权。他们为什么这么着急呢?
  31. 他们之所以如此匆忙,是因为他们想在10月的会议之前达成协议。他们想在自己还拥有权力的时候达成协议,一份适合他们的协议。
  32. 所以我的建议是什么?Ruby 1的业主需要在黄金海岸找一名专长于物业法律的律师。您需要召集一次所有业主参与的紧急特殊业主大会,并投票以取得建筑的控制权。投票从Deloitte那里拿到控制权。
  33. 在此完成后,您就可以花时间寻找一名建筑经理人。然后进入一个适合业主的协议。
  34. 如果这样做,Wingate会感到很沮丧,因为他们将失去有价值的资产。但是我要对Wingate说不用担心。那资产是个坏灯泡。
  35. 时间太短暂了。昨天《黄金海岸公告》的文章中说:
    “库克先生昨天提到,一些拥有主要经营管理权的集团表现出强烈的询问意向。我们有信心确保有高素质的运营商,这对于各方都是一个好结果。”
  36. 我对此不太确定。
  37. 我认为应该由业主来决定什么是他们的最大利益。我受邀来与Ralan的接管人们见面并打算在明天的会议上提出这个问题。
  38. 那是星期五早上。到您观看此视频时,我可能已经开完会了。除非我到那里时他们告诉我必须对会议保密。我要告诉他们我不会对会议保密。
  39. 我代表Ralan债权人们的利益。我不会对他们有所隐瞒。
  40. 如果有人担心我会隐瞒任何事情,请阅读我们在微信上发布的问题和答案。这是公共事件。一切都必须公开进行。非常感谢大家,我们下次再见。

第12部分2019年9月20日记录

  1. 你好,我是Matthew Bransgroves。这是Ralan 庞氏骗局系列的第12部分。
  2. 现在,我对您作为买方手中持有哪些文件有了一个很好的了解。这些证据非常有用。
  3. 例如,我看到大量虚假的预售。现在,这对于案件非常重要。因为人们不会无缘无故伪造文件。那些预售是伪造的,因为Ralan的贷款银行(现在我正在谈论Westpac和Wingate)需要看这些预售。因此,这告诉我,这些建筑出资者完成了正常的信用评估。
  4. 我还了解到,Ralan的律师接到Ralan的融资者索要文件的要求。这也证明Ralan的融资者曾对预售进行了尽职调查。
  5. 这意味着他们不信任Ralan,他们不准备在没有预售的情况下出借资金。如果这样,那么让他们相信预售存在的唯一途径就是检查信托帐户。
  6. 信托帐户有2.92亿澳元的缺失。因此,这是一种非常非常可疑的情况,令我认为他们知道或应该知道Ralan正在从其信托帐户中取钱。
  7. 我的理论是,他们知道这一点,并且可以接受这一点,因为他们并不认为这不合法。
  8. 然而,Wingate已经出现并记录在案,并说他们不知道存在这些非法贷款。
  9. 所以我得到了非常可疑的情况,诉讼出资者也认为这种情形非常可疑。但是目前来看,没有足够的证据。
  10. 是时候让我看一下另一方的文件了。现在是时候让我查看Ralan的记录了。我想查看Wingate和Ralan之间的电子邮件往来。我想看Westpac和Ralan之间的电子邮件往来,我想看Ralan欠Wingate的钱。会有相关账单的。
  11. 我也想查看纳税帐户。这些纳税帐户是由Deloitte准备的。他们不得不以某种方式解释这两亿九千二百万澳元。
  12. 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他们必须证明这是债务,否则税务员会认为这是一种收入。
  13. 我们遇到的一个小问题是,接管人受到法律的限制只能提起Ralan可以收回钱的债权诉讼。而这不包括这次集体诉讼。
  14. 这次集体诉讼将会由您(Ralan公寓的买家)提起。即使接管人是一个非常好的人,他仍然受法律的限制,无法进行调查。
  15. 我真的需要自己获取这些信息,以便从集体诉讼的角度来看待它。
  16. 根据您的要求,接管人必须依法向作为债权人您提供信息。但是法律说,如果需要付出太多精力,他们就不必这样做。
  17. 但是,如果我代表500名债权人行事,而我要求提供信息和文件,那么我认为他们将必须提供这些信息和文件。所以显而易见,我想代理500个Ralan买家。
  18. 着给了我一个索要文件的立场。您可能会想说让我们等等看,看管理员在12月会说些什么。但是请记住,他正准备在12月提交报告。他不必公开任何文件。
  19. 因此,我认为这不会帮助诉讼出资人或集体诉讼律师推进您的案件。毫无疑问,当他发表报告时,其中会有一些很好的信息,可以为我们的案件提供帮助。
  20. 但是,我们需要查看的是电子邮件,帐户和文件。
  21. 还有另一个地方我可以得到证据。那个地方就是Wingate本身以及Westpac和Deloitte。
  22. 如果法院赋予我权力,我可以从他们那里获得信息。这种权力就是任命特殊目的清算人的权力。特殊目的清算人是一个法律意义上的超人。
  23. 他可以索要文件,并且Westpac和Wingate必须将它们交出,否则将有牢狱之灾。这是一个非常非常强大的工具。
  24. 基于这个原因,我询问您来任命我成为您的律师。当您任命我时,您将给我两个指示。
  25. 首先,您指示我从Grant Thornton那里获得证据。
  26. 其次,您指示我让一个特殊目的清算人就位,以从Deloitte,Westpac和Wingate那里获得证据。
  27. 现在我们可以去追究其他人。我们可能需要查看Wingate投资者们的电子邮件。这些是给Wingate提供使用资金的人。我们需要看到Wingate告诉了他们什么。
  28. Wingate可能告诉了他们:“做这笔贷款吧,这是一笔很好的贷款因为Ralan从公寓买家那里得到了资金。”
  29. 现在,因为我成为您的律师,所以我收集的信息可以与您分享。但是我必须保护这个案件。因此,我们的微信群将对所有未任命我为其律师的人关闭。
  30. 我想让500名Ralan受害者任命我成为他们的律师。现在我们有400个已注册的人。
  31. 我需要每个人都给我发送电子邮件,并确认指示我成为他们的律师。
  32. 您与我之间的合同基础在律师聘用协议中列出。律师聘用协议的日期为2019年9月20日,会被发布到我们的微信上。
  33. 您需要给我们发送电子邮件,并说:“我接受您2019年9月20日的律师雇佣协议。”
  34. 这很重要。这份律师雇佣协议与集体诉讼无关。这份文件是中文书写的。请仔细阅读。
  35. 您没有同意我从您的胜诉中得到任何钱。这份律师雇佣协议确实允许寻求诉讼资助人支付我的费用。但这并不能使我们从您的胜诉中获得什么。这不是一份诉讼资助协议。
  36. 为了任命一个特殊目的清算人,我将需要出庭。但这完全不花费您任何费用。如果需要支付费用,那么也必须由我或诉讼资助人支付。
  37. 我已尽我所能,仔细地把协议起草地简单易懂。如果您担心,请将其交给其他律师,并且请他提供法律建议。您将不会失去任何东西,如果我找到您的集体诉讼的证据,您将收获一切。
  38. 我想快点推动这个事情,但是要做到这一点,我需要每个人都向我发送电子邮件。我将询问并希望所有人去询问未发送电子邮件的人。
  39. 您需要与我合作以拿回您的钱,否则这不会发生。到目前为止,我一直在为您提供信息。现在,轮到您给我指示了。

第13部分2019年10月04日记录

  1. 早上好。
  2. 你好,我是Matthew Bransgroves。这是Ralan 庞氏骗局系列的第13部分。
  3. 我叫Rowena。我是法学院毕业生,正在Brangroves lawyers 工作 ,我的同事Vivienne正在休假.
  4. 昨天,第9频道的“热点事件”中出现了有关Ralan灾难的一集。
  5. 如果您没有看到它,您应该去看看。它可以通过互联网观看,我们已经在微信上发布了一个链接。
  6. 我要感谢Jenette Zhao,Yan Wong和Stanley Xie出现在节目中。这种宣传对我们获得诉讼资金和促使ASIC进行调查的机会非常有帮助,而这反过来也将有助于集体诉讼。
  7. 今天,我想谈一谈律师聘用协议去收集证据,并整理一份摘要,以便提起集体诉讼来追回您的钱。
  8. 上周我发出了律师聘用协议,并呼吁受害者向我发送电子邮件:
    我接受您日期为2019年9月20日的聘用协议
  9. 我很高兴地报告,到目前为止,我已经收到102个人的指示。
  10. 这很好,但是正如我已经说过的,我认为我将需要500个人的指示,然后我才能充满信心地前进。我希望人数如此之多,以至于法官会同意我的意见,认为Grant Thornton必须与我合作。
  11. 如果我需要申请任命特别清算人,我也将要求ASIC与我合作。
  12. 如您所见,我们的微信群现在有500人。我们有429位在我们这里注册的受害者。因此,您看到我认为从500个人那里获得指令并不是不现实的。
  13. 我已要求Vivienne创建一个新的微信,该微信仅对指示我们的人开放。
  14. 一旦我们有500个客户,我们将关闭旧的微信群,某些信息我们将仅与客户共享。
  15. 这听起来可能有点刺耳,但是谈话的时间已经结束,我们现在需要采取具体步骤开始案件以取回您的钱。没有受害者的支持,我们无法做到。
  16. 这是我需要您帮助的地方。我需要志愿者。我希望有人愿意给在我们这里注册的人的10个名字打电话,并要求他们提供指示。
  17. 如果我可以吸引40个人参加志愿者活动,那么我可以帮助400名受害者,而我需要补足500名受害者。
  18. 我想让你考虑一下。我几乎在Ralan事务上全职工作。我只会在觉得我们很有机会赢得集体诉讼这样做。但是,您不能随便坐下来,期待钱会自动退还给您。您要帮助我。
  19. 我一直说在这种情况下有两个未知数:
    a. 中国受害者,与
    b. 证据
  20. 我已经详细说明了为什么我相信证据会支持这一说法。我所有的在建设投资方面的经验告诉我,出资者总是了解开发商的财务状况,他们对这些财务状况和预售要进行尽职调查。归根到底,让我几乎可以肯定的是,我们会发现Westpac和Wingate是这场巨大灾难的帮凶,不然我无法想到其他会发生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知情的人都同意我的看法,其中包括同意资助我一些费用的诉讼出资人。
  21. 这最大的未知数是中国受害者们。中国人会以一种奇怪的方式做出反应,以阻止这一集体诉讼吗?
  22. 昨晚电视上记者说:
    这些家庭发生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在我们每个人身上
  23. 但是我认为这是不正确的。这是一个非常大的骗局,通过非法的机制丢失了2.92亿澳元。
  24. 一个非法机制一般情况下根本无法达到这种这么大的规模。这是因为澳大利亚人通常不会不使用自己的家庭律师就做出涉及大笔资金的决定。
  25. 他们将永远不相信销售产品的人推荐的律师。他们永远不会相信在黄金海岸销售公寓的推销员。
  26. 澳大利亚人被教导要怀疑房地产开发商和不动产经纪人,并且要始终在其律师或会计师面前做出重大财务决定。
  27. 如果这件事有10个澳大利亚会计师知晓,我百分之百确信它将在很早的时候就关停。
  28. 那是过去发生的事情了。现在发生的事情是,您亏了钱,就懒得找回钱。
  29. 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登记了500名受害者,也许还有另外700名根本没有登记。这种行为在澳大利亚人中并不常见。
  30. 澳大利亚人会要求退还他们的钱,他们会签约并竭尽全力取回他们的钱。这创造了势头,使诉讼资助人充满信心。
  31. 让人收看ABC 7.30报告和第9频道A Current Affair节目的电视很难。那是不正常的。
  32. 只有少数人联系了新闻记者,其中大多数人说他们不想被拍摄。
  33. 中国有句古话:
    千军易得, 一将难求。
  34. 现在您有了一个很好的将军,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帮您追回钱。但是我需要您的帮助,我需要我的数千名士兵。到目前为止,我只有102位已接受律师聘用协议。
  35. 这将是第二起中国受害者的悲剧吗?
  36. 第一场灾难信任Ralan,第二场灾难没有完成我需要您帮助的小任务,以取回您的钱吗?
  37. 问问自己,我能否打10个电话然后取回我所有的钱,我可以吗?
  38. 如果是,请与我的办公室和志愿者联系,打电话给10个人,并追请他们接受律师聘用协议。
  39. 现在我想训练我的助手说些什么。这是非常重要的。我将给您列出10个姓名及其手机号码。
  40. 您必须呼叫每个人。以下就是您要说的。
    你好,你是李伟吗?
    我是Ralan的受害者,我想和您的妻子谈谈,您遇到了大麻烦。
    你好,是汪女士吗?
    您的丈夫是一个愚蠢的人,他没有接受Bransgroves的律师聘用协议。他使我们所人都无法取回我们的钱。
    是的,我会等一下。
    您好,您能听到我的声音吗,他已经发出协议了。那很快。非常感谢您。
  41. 您看到这是很快的事情,一点也不痛苦。
  42. 您打电话的人不会反对,他们想像您一样拿回钱。他们只需要一点推动。
  43. 有时候,如果您对这样的事情感到沮丧,很难激励自己。但是,现在没有时间为自己感到难过,我们需要大家共同努力。有句老话:
    人心齐,泰山移。
  44. 当您什么都不做时,您不能依靠他人来完成工作。你们中没有足够的人这样做。如果您躲藏起来并且不参与推动这一集体诉讼,您将永远不会取回您的钱,因为这场集体诉讼永远不会发生。

第14部分2019年10月14日记录

  1. 你好,我是Matthew Bransgrove。这是Ralan Ponzi Scheme系列的第14部分。
  2. 上周我休假了一周。这就是我们从Ralan第 13部分开始就没有进行任何更新的原因。
  3. 现在我看到微信群有提出的问题不多,因此,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提出。我通常在每周星期四回答它们。
  4. 现在,对于那些第一次加入我们的人来说,我提供一个简短的介绍。
  5. 在Ralan视频第1至13部分,我告诉所有人我是谁。我已经解释了我有兴趣做的是收集及汇总证据。
  6. 向集体诉讼律师或诉讼出资人提供证据摘要是十分重要的。
  7. 这将是一份文件,汇集了所有证明Wespac,Wingate或Deloitte知道此庞氏骗局的文件。
  8. 现在很多人都在谈论这里是否存在一个可诉的案子。我是谈论这个事件声音最大,时间最长的人。
  9. 我认为还有一家名为William Roberts的律师事务所也在谈这件事。同时最近,还有一家名为Piper Alderman的事务所。
  10. 我对Piper Alderman非常了解。我已经和他们的律师打过交道了。实际上,几年前,Piper Alderman向我的妻子,一名出庭律师,提起过一桩集体诉讼案。
  11. 就在我休假之前,Piper Alderman与我的诉讼资助人联系,并邀请我和我的诉讼资助人进行谈话。
  12. 他们告诉我他们非常喜欢这些视频,并观看了所有视频。我很受宠若惊。
  13. 我认为他们同意我的观点,即这里很有可能有一个案子。我说的是针对Westpac以及潜在的Wingate的诉讼。
  14. 但是,他们没有任何证据。我没有任何证据。William Roberts也没有任何证据。没有人有任何证据。
  15. 如果我能找到一些证据,将会有更多的律师如Piper Alderman和诉讼资助人来参与此案。
  16. 当然,这是一个非常有吸引力的案子。之所以吸引人,是因为涉及的资金太多。这使得这个案子值得花费精力。
  17. 但是,如果没有证据,即使涉及大量金钱也没有任何意义。
  18. 现在,我了解到Piper Alderman正在为人们提供信息交流会。我在微信上阅读过。
  19. 现在您参加其中一个信息公开分享会,您发现他们告诉了我什么,就是他们没有证据。
  20. 如果他们有证据,或者我有证据,那么已经提起诉讼。
  21. 但是,没有人有任何证据。
  22. 我们需要的证据在接管人手中。接管人正在非常认真,非常仔细地审阅文件。
  23. 唯一的问题是他不是在寻找我们想要的东西。他正在寻找其他有趣的事物,例如不公平的偏好。接管人告诉我,他对我们的集体诉讼不感兴趣。
  24. 这不是他的错。这不是他的工作。法律没有规定这件事在他的工作范围内。所以每个人都在等待。作为Ralan的受害者,您正在等待。
  25. 其他集体诉讼的律师们正在等待。诉讼出资人正在等待。
  26. 只有当有些事情发生了,才会结束等待。我希望事情的发生,但我也在等待。
  27. 我正在等待500个客户。这500个客户将使我能够从Grant Thornton获得信息。
  28. 如果有500个客户,这件事将引起他们的关注。 如果有500个客户,这件事将引起ASIC的关注。如果有500名客户,这件事将引起联邦法院的关注。
  29. 我很高兴地报告,目前有147个人向我们提供了指示。我们进展顺利,但是没有我希望的那样快。
  30. 我希望在10月底之前拥有500位客户授权。那是因为我想在今年之前得到证据。那是因为我想在1月份审阅证据。
  31. 唯一阻止我们继续前进并阻止所有诉讼出资者参与的是缺少指示我获取证据的人。
  32. 现在我们已经有500多个在我们这里注册的人。我们的微信群中有500人。我们有147个人指示了我们。
  33. Rowena告诉我,有14个人自愿打电话。这些志愿者中有四个要求打20个名字。我很欣赏他们,我认为这非常好。
  34. 它表明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工作将把他们的钱追回来。因此,对于这14名志愿者,我认为我们可以召集大约200人。
  35. 我想要另外15或20名志愿者。
  36. 今天早上,我与一位会计师交谈。他是一名中国会计师,他和我谈论私人抵押贷款。他说,他的一位客户在Ralan上赔了钱。
  37. 他说他对Bransgroves Lawyers印象很好也说了好话,并告诉她她应该与我联系。但是,这位女士对金钱的损失感到非常伤心,她对整个事情不看好。
  38. 她不认为自己会把钱还回来,她也不想考虑。如果每个人都那样认为,您将无法收回您的钱。
  39. 但是每年都有很多集体诉讼在澳大利亚解决。投资者确实收回了资金。机会还是很大的。
  40. 这不像在赌场赌博。它实现的几率大于50/50。我告诉我妻子Ralan这件事,我认为是60/40。
  41. 我们必须实现这一目标。每个人都必须努力实现它。
  42. 因此,如果您知道有人坐在沙发上,大哭大叫并拒绝参与,请告诉他们发送电子邮件。
  43. 至于你,你为什么不自愿去打电话给别人呢?您打电话给这些人的努力远远少于我制作这些视频之一的花费。我已经制作了14部视频。那你为什么不自愿打电话给14个人呢?
  44. 帮助别人的同时也是帮助你自己。
  45. 就像每个人都将巨石从悬崖顶上推开,巨石滚下并杀死了一只毛茸茸的猛犸象。每个人都吃到肉。但是,如果您因为没有食物而坐在山洞里哭泣,也许你出去推一下,处境就会有所不同。
  46. 我从假期回来,我需要你也从假期回来。
  47. 请志愿来打电话。我们将给所有志愿者15个名字去打电话。之后,您需要告诉我们您与他们交谈以及他们说了什么。
  48. 如果他们说他们已经指示了我们,那么我们将告诉您他们是否有这样做。
  49. 如果他们在两天后仍未指示我们,则可以再次致电给他们。如果他们仍然没有指示,我们将让其他人给他们打电话。如果他们仍然没有注册,我们将让两个人到他们家去敲门。我希望这种情况会发生。您想要它发生吗?您想收回损失的60%或更多的钱吗?
  50. 这将是一个很小的努力。一旦巨石开始滚动,您就无需做其他任何事情。您坐下来,让诉讼律师和诉讼出资者完成其他所有的工作。
  51. 但是现在,在关键时刻,我们需要您的帮助。
  52. 感谢收看。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