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兰格罗夫律师事务所关于未来集团的问与答

1. Matthew, 根据您对前面文件2019.9.19第一条的问题答复,能否请您解释一下您为潜在的集体诉讼设定的费用结构和您为什么设置聘用协议仅为1澳元。 

成立合同要收取1澳元的费用这一点很重要。 如果我说我为付出工作却不收取任何费用,那将不能成立有效的合同。 我需要一份有效的合同来告知Grant Thornton和法院我为您代理。 这一份合同同时也为您和我提供法律保护。 例如,当我为您代理时,我必须以最大的诚意来为您争取最大利益。 当我为您代理时,我也会受到我的职业赔偿保险的保护。 

2. 是不是你们律师行的全部法律费用是由诉讼费用出资方承担?不论输赢,出资方支付你们的费用。但如果胜诉,出资方得到集体诉讼案赢得的总赔偿金额的30-40%。 

您在询问未来发生的事情了。只有在诉讼出资人确信有胜诉的情况下,诉讼资金和集体诉讼协议才会生效。在目前还没有进入诉讼阶段。我需要您们指示我整合成一个集体诉讼案件。这一阶段律师代理费为1澳元。如果我成功促成集体诉讼并整合了一个赢面很大的案件来针对Westpac,Wingate或德勤(Deloitte),那么诉讼出资人将为这项工作承担费用。 他们都将提供不胜诉不收费的安排。问题是如果胜诉,诉讼出资人将要求多少比率来作为他们的佣金。通常这个数额是总赔偿金额的30-40%,但是如果竞争激烈,可能会低很多。 

3. 有些人对Matthew律师在confidentiality方面有质疑,造成负面形象。可否请Matthew讲述一下律师保密法的法律常识,减少有些人对贵行存在的疑虑,增强信任,以利于律师聘用合同鉴定。 

信息保密在私人事务中非常重要。但是,这不是私人事务,这是公共事务。所有投资者的姓名,电子邮件地址,街道地址和存款金额都已公开记录。Grant Thornton已将它们提交到ASIC的公开登记信息中,任何人都可以搜索它。Ralan集团进入外部管理后,失去了所有文档的所有隐私。任何债权人都可以通过努力获得其副本。因此,您所说的负面形象是对法律的误解。昨天,2019年9月30日,《Sydney Morning Herald(悉尼先驱晨报)》发布消息称,威廉·奥德威尔(William O’Dwyer)在学费上花了1341.28澳元,在Double Bay理发店花了294澳元,在Bondi Junction的商店包括Peter Alexander和Myer里花了700多澳元,在Vintage Cellars花费了856.81美元,在Bellevue Hill的售酒商店花费了309澳元以及在一个泳装品牌花费了777澳元,这些费用全部由Ralan集团承担。这是对他隐私的侵犯,但这就是您的公司破产时会发生的情况。破产公司的事务如此公开是有很好的理由的。这是为了阻止人们窃取应归债权人所有的公司资产。对于我从Ralan的记录中发现的内容,我不需要保密。如果它有助于集体诉讼,我将使其非常公开。如果我发现有助于集体诉讼的证据,这将使债权人受益,因为它将吸引诉讼出资者和集体诉讼律师。数量越多,证据越好,您可以期望的回报就越好。 

4. 哪些文件我们需要发到您的邮箱?只是贷款合同吗,还是房屋买卖合同也需要?可以仔细解释一下吗? 

在这个阶段只需要贷款文件。 我想从这些文件中收获订立贷款合同的法人实体(个人或公司),与之相关的公寓购买情况以及贷款金额等信息。 

5. 律师聘用协议中提到的任命特别清算员进行检查,请问相关的检查费用由谁来支付?如果集体诉讼找不到出资人或最终没有进行下去,这些前期费用包括贵律师行的律师费由谁来支付? 

我将支付我自己的费用,与我合作的诉讼资助人可能会支付我的一些自付费用。 我预计将在十月底促成500个客户参与集体诉讼。然后,我将向Grant Thornton请求获得某些文件/数据。 如果他们拒绝,我将把他们告上法庭。 我不希望他们在现阶段拒绝我的请求。 接下来,我将研究我从Grant Thornton获得的信息。 我预计会有足够的证据说服诉讼出资人为特殊目的清盘人提供资金。 这是我的计划。我绝对不会要求任何债权人支付任何费用。 

6. 律师聘用协议中的第八条提到要足够数量的Ralan受害者加入协议,请问大概要多少才算足够? 

我想获得500名受害者。 我相信这将是一个有说服力的数字。如果到了那个程度,Grant Thornton将无法找理由说他们太忙碌而回绝我的请求。如果我必须去法庭从Grant Thornton那里获得文件,我认为法院会支持我的诉求。到那个时候,我相信ASIC和法院将同意任命一个特殊目的的清算人。 

7. 律师聘用协议中提到:“寻找并整合证据来提起针对Westpac 和/或 Wingate 和/或Deloitte的集体诉讼,以追回我在Ralan倒台中的经济损失。”为什么集体诉讼针对的目标没有Ralan公司?Ralan是庞氏骗局的罪魁祸首,虽然它破产清算了,但也应该是集体诉讼针对的第一家。请解释一下。 

罪魁祸首是Ralan和O’Dwyer。实际上,O’Dwyer才是罪魁祸首因为他指挥Ralan行动。然而,Ralan和O’Dwyer都没有2.92亿澳元。根据贷款协议和Ralan和O’Dwyer的个人担保,Dwyer拖欠受害人2.92亿澳元。然而Ralan和O’Dwyer都没有2.92亿澳元,起诉他们就像在捕猎一头死狼。您也许可以上去向它发射子弹,但是用处不大。尽管很容易,但是不会改变现状。 

8. Ralan 销售人员一直都在努力寻找接管黄金海岸2,3,4期及Sapphire 的公司,最近媒体报道了感兴趣的公司,由于sales控制着代理投票的大多数人,如果他们对公司重组投赞同票,搞这个集体诉讼还有意义或还有用吗? 

针对这样的提案,我个人的想法是他们很稀奇。这里没有什么可以接管的。我们并不是在谈论一个要进入清算的汽车公司,我们是在谈论一个把唯一资产抵押给Balmain和Wingate的开发商。我的观点是,如果这些抵押比这些抵押物的价值还高,那说明他们什么剩下的东西可以接管了。如果Ralan还有其他不是实业的资产,那它在中国群体中还是会有好的信誉的。我的观点是这份信誉不是受损而是彻底被摧毁了。并且事实上,它现在在中国群体中是信誉很差的,谁听到Ralan都是咒骂的。 

我的观点是这些委托协议或者其他任何跟清算有关的东西发生在Ralan的躯壳之上都是无用之争。它现在没有任何资产。 

从我所见,现在在Ralan的一片废墟我能看到唯一的潜在价值(除了集体诉讼)是对Wingate和其他任何银行的优惠付款,这些钱是在Ralan2014年破产后从Ralan 集团获得资金的。我告诉Grant Thornton我的理论。我的理论是,如果融资人的一个项目短缺(正如我怀疑是2014年Steve Nolan清算时,Wingate的项目停工了),那么剩余债务将是无抵押担保的。在破产日期之后减少该债务或支付该债务利息的付款将是优先付款。清盘人可以收回这些优惠付款。

不管Ralan管理层发生了什么,都不会对我们提起集体诉讼的能力产生影响。这两者是非常不同的。即使签订了公司重组契据也不会阻止我们的集体诉讼。原因是我们的行为是在受害者和被告之间进行的,即:Westpac和/或Wingate和/或Deloitte。 Ralan集团并不是诉讼的当事人。   

9. 如果接盘计划通过了,那么这法律诉讼还能进行吗?或者说两者可以同时进行?如果这个法律诉讼因为接盘计划没办法进行下去,您不觉得应该现在采取一些措施去保护这场诉讼吗?请明示,谢谢。 

如前所述,Ralan集团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对我们的集体诉讼产生任何影响。 

10. 集体诉讼针对的公司也包括Ralan会造成出资方拒绝帮助吗?为什么不预防“有人试图保护Ralan“的怀疑? 

如前所述,Ralan集团发生的任何事情都不会对我们的集体诉讼产生任何影响。 

11. 如果接盘成功,买主是否可以放弃订金不履行新合同?因为新合同里虽然承认全额订金,但没有老合同里的租金和利息保证,而那些都属于欺诈条款,是欺骗客户签约的手段。 

我认为收购没有任何商业上可行性。Ralan就像一个漏气的气球。如果是你你会如何处理? 它没有房地产,房地产全部属于Wingate和Balmain。 就算预售是可执行的(除非承认定金,否则Arncliffe的预售是无法执行的),由于没有人可以在定金消失的情况下获得融资,因此无法完成预售。 

所以,带有开发批准的地点可能会以较低的价格吸引开发人,毫无疑问,这些开发人也要考虑谁将购买和如何出售这些房产。 但是,这对受害者没有任何好处。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