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lan 第六部分

第6部分2019年9月2日记录

  1. 大家好,我是Matthew Bransgrove。
  2. 这是Ralan庞氏骗局系列的第六部分。
  3. 在第五部分中,我们讨论了Ralan的违法行为及其可能触犯的法律。
  4. 今天我想要谈一谈Westpac, Wingate 和Deloitte潜在的违法行为。
  5. 我们目前正在调查当中但还没有确切的证据。
  6. 如果没有证据我将无法赢得官司。
  7. 除非有证据支持,否则我也无法告诉公众哪些人做错了什么。
  8. 因此在这一阶段,我并不是说Ralan所做的一切是在Westpac,Wingate和Deloitte的协助下完成的。
  9. 但是,我怀疑他们确实知情。我在建筑金融领域的经历使得我知道这到底是如何运作的。
  10. 我不知道Westpac和Ralan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我知道正常的行业规则是什么。银行通常情况下也不会背离正常做法。
  11. 按照惯例,像Westpac这样的银行会仔细查看Ralan的银行账户。他们会检查账户中的细节。他们将确保账户中没有任何作假信息。
  12. 他们会考量Ralan的财务状况是否反映了Ralan做过或正在做的事情。建筑行业的贷方总是会关注开发商的历史和背景。他们希望看到开发商一直在建造盈利的项目。
  13. 我们被Grant Thornton告知Ralan从未盈利。
  14. 所有这里有一些不寻常。
  15. 我的经验告诉我,建筑融资人总是会认真审查预售。他们的主要目的是审查开放商是否有欺诈行为。
  16. 在Ralan的案件中,他们似乎是一个很大规模的诈骗。我来解释一下为什么。
  17. 预售的目的是如果开发商进入清算程序,贷方仍旧可以卖掉他们的房子以此来拿回他们的钱。
  18. 而这在本事件中并没有发生。Wingate接管了Arncliffe开发项目。您可能会认为他们的正常流程是将房屋卖给那些已经购买了这些房屋的人。
  19. 通常他们将会得到定金。而在这个案件中,定金被借给了Ralan。它并不在信托账户中。随着这笔钱的消失,我认为Wingate将发现把房子卖给房屋买家是无利可图的。
  20. 原因是通过公开市场出售将会赚得更多的钱。如果他们在公开市场出售,他们可以得到定金。如果他们卖给Ralan的受害者,他们就会失去定金。
  21. 所以这很奇怪Wingate做了一些与众不同的事情。他们看起来甚至没有做过任何尽职调查,也没有承担Ralan进入清算程序的风险。
  22. 如果我现在能和Wingate的一个人谈话,我将问他:你在干什么?你为什么不审查那些定金是不是在信托账户里?
  23. 我会对Westpac说同样的话:你们为什么不审查?
  24. 他们会说我们也是受害者。Ralan给了我们虚假的信托账户信息。他们说所有的钱都在信托账户里。他们没有告诉我们他们释放了定金。
  25. 但这对我来说也没有意义。请记住当审核是否有欺诈行为时,贷方要审核信托账户细节。
  26. Ralan是房地产中介。因为Ralan自己也运营信托账户。因此非常明显Ralan可以通过提供虚假的账目来实施欺诈行为。
  27. 任何有头脑的人都不会相信Ralan的数据。他们会检查实际的银行账户以确保钱确实在那里。
  28. 在上周的澳大利亚金融评论中,Wingate表明“如果Matthew Bransgrove起诉我们,我们会坚决为自己辩护到底。”
  29. 他们说他们不知道定金被释放。
  30. 这是真的么?
  31. 时间会告诉你真相。
  32. 我认为他们很难证明自己不知道。记录太多了。每一次贷款结算都在结算调整表上。
  33. 向Ralan提供的贷款已经偿还。我们将能看到这笔贷款存在赚取的利息。购房者会坚持这一点。否则他们如何知道将要被偿还?
  34. 我们知道这是因为一位律师告诉澳大利亚金融评论,他在2013年看到了贷款的结算调整表。
  35. 为了说服Westpac和Wingate提供贷款,Ralan提供了他们的结算调整表。从中他们应该可以注意到贷款的定金和支付的利息。
  36. 也许他们忽略了两间公寓。但我们这里谈论的是数百间公寓。
  37. 这怎么可能忽略。这些问题需要被回答。
  38. 现在我手中的是与连带责任相关的澳大利亚法规。
  39. 我把它放到了屏幕上。
  40. 这是《公司法》第79条,该条涉及了参与违法行为。
  41. 有且仅有以下情况时,一个人参与违法行为:协助,教唆,怂恿或促成违法事项;或以威胁,承诺或其他方式诱发违法事项;或以任何方式,通过作为或疏忽,直接或间接地,知情并参与违法事项;或与其他人合谋实施该项违规行为。
  42. 每一个分项后面都一个“或”。这意味着您不必证明所有这些,而只需要证明其中一个。而这并不仅仅是四种情况,而是七种情况,因为第一个分项可分为四个不同的行为。
  43. 现在有很多案例讨论了违法行为主观认知的程度。他们不需要知道所做的事情是非法的,他们只需要知道借贷确实实施了。
  44. 我看了许多的文件。在我看来,这些文件是为了设计给另外一家公司看的。Ralan正试图说服某些人。我想他们试图说服的是Westpac,Wingate还可能有Deloitte。
  45. 我认为他们对这些公司所说的可能就是这样。即“我们被允许向人们借定金。这不是违法的,我们是被允许借钱的。”
  46. 因此当他们在没有向你出售房屋的情况下借钱,他们就会制作虚假的文件,使其看起来像是与购买房屋有关的贷款。
  47. 所以很多人来找我说他们借钱给Ralan但没有购买房屋,但是借款合同却提及了房屋。
  48. 我想知道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他们要向谁展示这些文件?
  49. 我认为他们将向其中一位贷方或其会计师Deloitte展示。
  50. 也许Deloitte知道他们在没有金融服务执照的情况下借钱是违法的,但是他们错误地相信他们可以保留定金。
  51. 也许Wingate和Westpac表示只要是所释放的定金就可以从你的信托账户中拿出来。也许这就是Ralan制作这种虚假文件的原因。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