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ASIC的投诉

今天我们写信给ASIC关于拉兰的崩溃以及监管机构缺乏行动。

这就是我们写的:

敬爱的女士,

RE: 未来集团(Ralan)及其关联公司

我指的是上述集团公司,这些公司于2019年7月30日进入自愿外部托管,托管人为Grant Sahan Australia Ltd的Said Jahani,Philip Campbell-Wilson和Graham Killer。

我代理该集团的投资者。目前已有超过100名投资者向我登记了他们的名字,代理范围涉及可能的集体诉讼,以及从集团的投资方收回资金。

我写本封信给您是因为我很惊讶ASIC没有给出关于该事件调查的任何报道,尽管有2.77亿澳元的投资者积蓄似乎是通过一场大规模欺诈而被盗用。

托管人Said Jahani说,这是一个“准庞氏骗局”,然而诚实地讲,这并不准确,它只能被描述为庞氏骗局。

它算作欺诈性的庞氏骗局是因为,其经营者无法合理地相信投资者在买入无许可债券时会收回资金。

根据《澳大利亚金融评论》中的一篇文章,未来集团(Ralan)早在2013年便向买家借款。这很可能是,那些负责人当时,也或许在一段时间后,认为可以通过其利润偿还债务。

然而,当公司出现危机时,所有现有投资者都是最新项目的买家,即Arncliffe和黄金海岸的开发项目。鉴于债务规模为2.77亿澳元,并且考虑到这笔金额远远超过了红宝石(Ruby)第一期的总售价,那些负责人就会充分了解投资者绝对不可能收回资金 – 即使他们出售自己的债券。

这引出了一个问题,为什么他们继续销售?这样做的动机是什么?在我看来,只有一个合理的理由,就是将资金从集团中抽走,然后从债权人无法追及的地域将这些资金取出。

因此,ASIC采取行动迫在眉睫。该集团董事William O’Dwyer的账目,资产和护照需要冻结。在我看来,ASIC可以根据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中披露的管理人员的初步调查结果而单方面向法院申请上述措施。

然而,不仅仅是O’Dwyer先生的事务需要立即进行仔细的审查。未来集团的首席财务官Mark Mackey一定是同谋的,若非如此他不应该接受首席财务官的头衔。

是什么诱使Mackey先生长期维持这些帐目并在他知道不可能偿还的情况下接收投资者的资金?根据他的领英页面,他于2012年加入了未来集团(Ralan),因此有充分理由得出结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有令人不安的迹象表明,一些来自未来集团的高级销售人员知道该公司即将崩盘,但仍然继续销售。这些人不仅出售公寓,也出售定金贷款。他们告诉投资者,通过释放他们的存款给集团,他们将能够在结算前获得相当于印花税数额的利润。因此,存款的释放是为了吸引人们购买公寓。

很多销售人员非常富有。他们的资产包括悉尼海港前的房产和保时捷跑车。这对于无证的房地产推销人员来说并不普遍,这也表明其佣金异常的高。

这可能是因为他们知道或者应该知道该计划是不可持续的,也即庞氏骗局。这是因为销售人员以他们在整个项目中推断的销售额来计算出集团借走多少资金并不需要花费几分钟的时间。换句话说,他们本可以知道,2.77亿澳元债务不可能从剩余几期项目的利润中完全偿还。

ASIC还应调查将现任托管人Grant Thornton介绍给William O’Dwyer的德勤。德勤是未来集团的会计师。他们应当知道发生的事情(除非这些帐户在被交

给他们之前被Mackey先生严重篡改)。也就是说,他们应当知道未来集团正在经营一项无许可的债券计划。

ASIC还需要调查Wingate,Westpac和未来集团的其他投资方在庞氏骗局经营期间的行为。我的相关推理可见此处

Yours faithfully
BRANSGROVES

Matthew Bransgrove


点击这里下载实际的信件.

Scroll to Top